2017年7月31日

今年政府再推出的《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涉及三大方面的,包括:

  • 積累近千研訊個案的解決辦法;
  • 醫委會的架構重組,特別是非醫生成員比例;以及
  • 有限度註冊醫生的續約安排。

首先,我同意新草案增加初步偵訊委員會的數目,由一個偵委會變成多個偵委會; 亦同意大幅增加醫生及業外審裁員的數目,醫生數目由10名增至最多80名,業外審裁員的數目由4名增至最多60名。以上兩項修訂將大大提升審案效率,加快處理積累個案。

要更上一層樓,我建議引入服務承諾,如12至18個月內完成審理案件,以令投訴人被投訴人雙方都有一個明確審案時限。如被告人證實犯錯,正好引以為戒,不要再犯;若證實沒錯,便應盡快還他一個清白,免去雙方不合理的等待和折騰。

遺憾的是,上屆政府捨易取難,將焦點錯放在改動醫務委員會成員比例上,無謂地將醫委員會分化,造成醫生與病人對立,並衍生政府干預專業的憂慮,實屬不智。我認為要充分體現同儕評審的精神,新的偵委會及硏訊小組的主席,必須由醫生出任。

政府去年輕率地將非本地培訓醫生有限度註冊的年期由一年增至三年,引起年輕醫生及醫科學生恐慌。前車可鑑,我建議引入「一年加三年」制度,任何申請者首次獲有限度註冊時年限應為一年,然後視乎其表現及人手需求,才續批三年,以確保他們符合醫學專業要求,服務香港市民。

按:就有關《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議題,本人於7月11日立法會的公聽會上發言的片段,可以觀看下列錄像節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cx1bf-4fjc